欢迎访问宁波众川光电科技有限公司官方网站!!!
222

新闻动态

当前位置:首页 >> 新闻动态

高纪凡、瞿晓铧、舒桦:光伏十年那些“坑”

2016-09-26 02:33

从诞生的那天起,中国的光伏产业就集万千宠爱于一身,政府的支持、媒体的吹捧,资本的趋之若鹜,让这个产业红极一时,诞生了一个个耀眼明星!

  从施正荣及无锡尚德,到彭小峰及江西赛维,再到苗连生及天威英利,这些曾经坐上老大宝座的明星们,却又在夜空中划出了令人唏嘘的抛物线,没有躲开产业大潮的拍打而迅速陨落!

  而另外一些光伏企业,如高纪凡及天合光能、瞿晓铧及阿特斯、朱共山及协鑫集团,却在激烈的市场厮杀中活了下来,躲过每一个周期轮回,一步步走向世界、称霸全球。

  回首中国光伏十年,这就是一场“幸存者”游戏。幸存下来的企业,为什么能够躲过宿命?他们的生存智慧是什么?

  9月25日,央视财经《对话》栏目请来了天合光能董事长高纪凡、阿特斯董事长瞿晓铧、协鑫集团副董事长舒桦、尚德电力创始人施正荣等诸多行业大佬,展开了一场高水平的对话。

  在对话中,干货颇多,华夏能源网特别摘选对话中几位大佬的讲述和相关材料,编写成三个小故事,从中我们或许可以发现天合光能、阿特斯、协鑫集团稳健成长背后的逻辑。

  这些逻辑,其实都是常识和常理下的生存智慧。可惜的是,现在依然有很多光伏企业在眼睁睁的往这些坑里跳!

1.第一个坑:产能过剩

  天合光能高纪凡:当时一看这个数字我就傻了……

  2005年,我国第一个多晶硅项目在洛阳投产。当时谁也没想到,仅仅三年时间国际多晶硅价格就一路疯涨,从每公斤22美元一路涨到2008年的800美元,硅料供不应求。

  在当时,拿不了料就开不了工,紧张到满世界去找半导体产业用下来的那些材料,比如表面涂了涂层的硅片,回来把表面洗掉,把里面所谓好的硅料拿来用,可能要洗几千片才能洗出来一公斤的硅料,可以说是挖地三尺要把能够用的多晶硅料都找出来。

  国内大量光伏企业斥巨资涌入上游的多晶硅项目,我们2007年在连云港签了要投资一万吨多晶硅的项目,和地方政府签了合约,我们的一个副省长还参加了奠基仪式,十亿美金的项目。

  投资完以后,我们请了一家全球做多晶硅整体解决方案的美国公司,去他们总部去参观。他跟我讲说哪家哪家公司有多少吨,我当时一看这个数字就傻了。整个他说的多晶硅项目加起来的数量,我一算是市场未来需求量的三倍以上,我就说这个事情我不干了!

  为了这个事情,我三个晚上没睡着觉。后来我跟领导去说我不干了,当然他对我表示理解。后来我给连云港政府也做了一个交待,给他引进了一家想做多晶硅的厂,给他引进去我就退出了。

  实际上,产能过剩这个是在2008年、2009年、2010年已经形成了,2011年阶段性的产能过剩开始出现了供过于求,价格急剧下跌。那个时候我们仓库里的库存将近30亿人民币,睡一晚上,睡一觉,第二天差不多就100万没了,睡一晚上,100万的价值就消耗了,造成整个行业持续八个季度的价格下跌,严重的亏损。

  产能过剩以后,天合就下定决心建国家重点实验室,过去四年间,我们电池和组件的转换效率13次创造了世界纪录,靠这个我们不仅自己的技术水平盈利起来了,还整合其他公司技术水平低的产能,我给他进行技术提升,通过创新来做整合,这是我们破解产能过剩的一个核心之所在,用创新引领发展,而不是规模。

2.第二个坑:政府热捧

  阿特斯瞿晓铧:政府盛情难却,我想我就拖一拖吧……

  2012年,仅光伏产业园全国就有三百多,各个地方城市争相把光伏作为城市名片,放眼全国,以大型光伏命名道路的城市不少,无锡的尚德路,常州有天合路,江西新余则有条赛维大道。

  (王勃华中国光伏行业协会秘书长:)在光伏上一轮过山车之前,全国600多个城市,有300多个上光伏,地方政府的领导来做我的说服工作,要求同意他们上光伏,我掰开了揉碎了,讲各方面道理,你们不具备这个优势,现在你们要上的话,是非常不合适的。但是他们创造条件也想上,来找我的是副市长说如果你不支持我们上,那能不能请你跟我一块回去,去做做我们市长的说服工作。

  2010年,苏州市找我找了几次,说我们政府给你一些支持,你在苏州扩产,来建一个太阳能电池片组件的厂好不好?第一次我想想有点犹豫,没动,第二次到2011年,领导再找我,意向书签了,连协议也签了,而且合资公司都成立了,地也买好了,而且小工棚已经搭起来了。

  但是2011年直觉来讲,我觉得这个行业已经开始过剩了,但是政府盛情难却,我想我就拖一拖吧,再观察观察。观察了大概一年时间,2011年、2012年太阳能行业进入了产能过剩跟低谷,在那个点领导倒也不追了,到后来再过一段时间,领导说你那个厂要是不做,要不然把地退掉吧,我们现在苏州地也挺难找的,我说好吧,就把地退掉了。

3.第三个坑:低价竞争

  协鑫集团舒桦:价格擂台赛是自残……

  在当时的背景和环境,巨大利润空间的诱惑,大家都一哄而上争上游。中国两头在外的格局,其中有一头,就是光伏原材料控制在国外少数大型化学企业手中。当时有色金属协会统计的每个月的报表显示,行业里都在增加一些新的面孔,都是来自地产、贸易、纺织这些跨界的企业,在不拥有技术、不拥有品牌、不拥有成本的情况下,快速地投资了大量的多晶硅产能。

  在2011年北美的展会上,我就看到了行业的企业在展会上摆出了价格擂台赛,喊出了一家售价后,另外一家当场亮出更低的价格。但更低的价格成为展会上一个主流价格的时候,另外一家企业又喊出了更低的价格。这样的价格擂台赛是自残,也扰乱了行业正常的价格次序。

  (我们认为更应该是以技术研发、技术创新来推动价格下降。)在2009年,国内60片组件仅仅是110W,而到2016年今天,我们60片的组件功率可以做到285W。这是我们协鑫自主研发的高纯颗粒硅,而这个产品在当今世界上仅有两到三家能够生产,比常规的西门子多晶硅纯度更高、成本更低。

  这充分体现了我们长期在技术创新、技术研发当中的一个成果。而这样的一个成本不足8美元的多晶硅材料,将会为整个未来的光伏发电成本的下降提供支持。


上一篇: 战争导致也门电力短缺 太阳能成为主要能源
下一篇:光伏税收优惠延续秀洲园区企业受益